高仓健的励志故事

时间:2021-04-24 09:56:22 励志故事 我要投稿

高仓健的励志故事4篇

高仓健的励志故事1

  高仓健是日本著名演员。20xx年,导演张艺谋为他量身打造了《千里走单骑》。在这部影片中,虽然高仓健的台词很少,却塑造出了一个隐忍勇敢的父亲形象。开拍前,张艺谋和编剧去日本找高仓健商谈相关事宜。不巧的是,那天他们乘坐的航班延误了,到日本后,又碰上了堵车,估计要晚一个小时才能到,张艺谋心里很着急。负责接机的工作人员对他说:“您别急,老高(高仓健)一定会在宾馆门口等着我们的。”

高仓健的励志故事4篇

  果然,张艺谋下车后,看见高仓健一直在宾馆外等着他们。高仓健微笑着走过来,跟所有人一一握手,并且还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精美的礼物。高仓健的真诚和热情,让张艺谋等人感动不已。

  在云南拍戏的时候,为了照顾70多岁的高仓健,张艺谋特意把他的戏份先拍完,然后嘱咐他:“高老,你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先回酒店休息吧,我们还有其他一些镜头要拍。”晚上九点收工的时候,副导演跑来跟张艺谋说:“导演,高仓健还没走!”张艺谋问:“为什么没回去?”副导演告知:“高仓健说导演和全体人员都还在工作,他不能走。我说让他来这儿休息一下,有水有椅子,他说怕打搅我们。他就一直在山地拐角下站着,默默看我们工作,站了三个小时。”等全体剧组人员上车时,高仓健远远地鞠躬,目送他们离开。

  对此,张艺谋感慨地说道:“高仓健就是这样一个儒雅高贵、从心底散发着热情的人。工作一天了,让他先回去,谁都觉得天经地义,但他觉得不可以,因为导演和剧组人员还在工作。还有好多这样的小事情,都不是装的,这就是‘士’。”

  此外,在云南拍《千里走单骑》时,还有一个感人的小故事。张艺谋让一个民工小徐给高仓健打伞,他说不要。张艺谋解释说:“这不是照顾你,是怕你被紫外线晒了,跟戏不接。”高仓健听了,这才同意打伞。民工小徐总共为高仓健打了三天伞。临走时,高仓健把手表摘下来,赠送给小徐。要知道,高仓健戴的那块表,可是价值好几万的,不过打了几天伞,有必要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吗?对此,高仓健回答说:“礼物贵重值钱是次要的。他为我打伞,很辛苦。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感谢这位先生。”那块表,小徐现在还珍藏着,舍不得戴。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高仓健的身上完美体现。

  高仓健的等待和送表所体现出来的,是一心为他人着想、将他人的利益放在心里的处世原则。明朝的吕坤曾把“肯替别人着想”视为“第一等学问”,是因为要真正做到这一点,不是懂得一些所谓为人处世的技巧、窍门就能做到的。这是人的真品行、真性情,是任何技巧和方法都代替不了的。能为别人设想的人,永远不会寂寞;能站在别人的角度为他人着想,这种慈悲、爱心和尊重,可以赢得别人的信任和支持。高尔基曾经说过:“给予,永远比索取愉快。”这是高尔基一生奋斗的经验之谈。他的`这句话充分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替别人着想,就是替自己着想。

高仓健的励志故事2

  在日本,高仓健无论到哪里拍戏,都不愿意坐火车,而宁可多花一些时间,忍受堵车带来的不便,坚持坐汽车前往。高仓健为什么要放弃安全、舒适的火车而选择汽车呢?这与他早年的一次经历有关。

  上世纪60年代,有一次,在从京都返回东京的新干线上,高仓健被几个影迷认了出来,影迷们激动地将他围住,请他签名。但这些人没有带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有人急中生“智”,竟一把扯下座位靠背上雪白的枕巾,请他在枕巾上签名。

  新干线当时是日本先进、发达的象征,这些身处文明世界的人,竟做出如此不文明的事情,这让高仓健非常愤怒。从那以后,他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坐火车了。

  这真是决绝到让人不解的举动。但他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对那些不文明的事情,绝不原谅,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影迷,甚至全体日本国民时刻记住:请从现在开始,不要再让此类事情发生。

  高仓健对影迷的“苛刻”,并没有让影迷疏远他,反而对他愈发尊崇。据因拍摄《千里走单骑》而和他熟悉的导演张艺谋说,高仓健一贯低调,即使在日本,平时也很少露面,每次露面,总会被影迷认出。但这些影迷并不会打扰他,而是停下来,远远地向他鞠躬致敬。

  在日本电影圈内,高仓健的形象也是有口皆碑。曾在电影《居酒屋兆治》中饰演他的妻子的女演员加藤登纪子在高仓健去世后,接受采访说:“高仓健的生活态度简直就像《圣经》。他以一己之力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向所有活着的人传达了这种态度。”

  这个倔强的人,为了一个信念,孤独地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上演着现实版的千里走单骑。

高仓健的励志故事3

  我的一生中,母亲很少夸奖我。

  我从小就非常挑食——一直挑到今天。

  但母亲的教育对我影响最大。母亲的教育是“斯巴达”式的。

  我只要说一声不喜欢吃鱼,她就故意在餐桌上摆上带头的整条鱼。

  上小学后没有多久,我就患上了肺浸润。据说这是肺结核的初期症状,肺结核当时是一种非常令人恐惧的传染病。

  因身体虚弱,我的太阳穴上鼓起细细的青色血管。休养期间,我被迫与他人隔离,就这样,小学二年级休了一整年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母亲每天都做鳗鱼给我补营养。那时候,河里鳗鱼很多,附近的人钓上来,母亲会在他们卖给鱼店前抢先买下来做给我吃。

  我虽然年幼,但也能理解母亲是想让我多吃鳗鱼快点痊愈的苦心。可每天都吃鳗鱼真是够呛。直到今天,我对鳗鱼还是心有余悸。

  因为那时必须静养,所以我能做的事情只有读书了。但是,如果发烧,就连书也不能读了。因此,在量体温的时候,我常常在腋下做些手脚,蒙混过关。这样我就可以多读些书了。一年以后,病愈重返校园时,我的汉字成绩出众,同班同学读不出的字我也不发怵,我的国语和历史的进步也很大。

  母亲是明治时代的女人。她用的牙刷毛差不多被磨光了,剩下的几根也已经卷曲,她还一直说扔掉太可惜。她用这样的牙刷刷牙,把自己的牙龈都磨光了。

  我对母亲说:“有一种电动牙刷,很好用。”

  “去你的吧,”她说,“只不过刷刷牙,不用这么浪费。”

  “看看您的牙,牙龈磨光了,牙根都露出来了。您现在的牙刷是尼龙做的,硬得像一块铁。”

  “上了年纪后都会这样的。”母亲顽固地坚持。

  她终于顽固到死也没有改变。

  母亲看了我演的《八甲田山》之后对我说:“你也演了这么长时间的戏了,能不能演一个好点的角色?我不忍心看你在那样的大雪天里,像个雪人一样在地上爬来滚去的。”

  母亲知道我的皮肤会皲裂,受冻后会裂口子。我曾经为武侠电影拍过广告,身上画着刺青,手持大刀,背对镜头,脚后跟上贴了橡皮膏。母亲说:“这孩子,脚跟又冻裂了,那不,贴着橡皮膏呢!”因为是全身的广告,别人都没有注意到我脚上的橡皮膏,可是母亲发现了,她说:“这孩子,真可怜。”

  “阿健,附近的幼儿园要修游泳池,你给他们捐点儿款吧。”

  “妈妈,我一直在听您说呢,您说‘已经演了这么多戏了,该演一个好点的角色,别去那么冷的地方’。”我说,“但您这会儿又说幼儿园如何如何,前一阵还说寺庙和氏族神以及宗祠如何如何,要我捐款,这不矛盾吗?我不工作哪儿来的钱!雪山里谁都不愿去,可我不去那里就赚不来钱。您说让我别去那种地方,又说让我捐款,我该怎么办?您的话不是矛盾的吗?”

  过了四五个小时,我都忘了这件事,妈妈忽然说:“那两种想法都是我的真心。”

  已经过了四五个小时,我都忘了这件事,可她还一直在思考。“都是我的真心,我希望你给幼儿园捐款,但不愿你在雪地里爬。”

  这就是母亲,可敬的母亲。

  我演的电影,母亲基本上都看了。母亲看我的电影是去看自己的儿子,并不是看我扮演的角色。她经常自言自语:

  “从身后偷袭。胆小鬼!”

  “你敢!”

  “快跑!”

  她嘴里说个不停。我妹妹觉得对周围的观众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不愿同母亲一起去看电影。

  母亲每年都寄来照片。我离婚后,过了两三年,每年都会寄相亲照,并附上对方的简历。母亲的家族里从事教育的人很多。有的还当过中学校长,母亲也当过教师。她经常给我写信说:“你变得孑然一身,真可怜!”

高仓健的励志故事4

  在日本,有个姓小田的小男孩,因为体弱多病,他报名参加学校的拳击活动。在活动中,他认识了一个来自美国的男孩。小田从男孩口中知道了许多有关美国的情况,他为此很着迷,整天想着如何才能到美国去。

  父亲在一个港口负责装卸工作,这里的轮船经常往返于日本与美国之间,小田想到了偷渡。一切都已准备好,最后一刻却被工头发现了。小田并没有气馁,他决心要当一名贸易商人,这样才有机会到美国去,于是他考取了明治大学商学部商科。大学毕业后,小田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碰壁——工作还是没着落,而仅有的那点钱早已花得精光,怎么办呢?就在这时,有人告诉他,一家制片厂招聘剧团实习管理员。又是一个与理想毫无关系的工作,他失望地想。

  最后,小田不得不前去应聘,他已经饿得实在撑不下去了。事有凑巧,另一家电影公司的常务董事长也在那里招聘新演员。董事长从人群中发现了小田,并问道:“你愿意做演员吗?”

  “演员?”小田一愣,十分关切地问,“做演员,可以到美国去吗?”

  “哈哈”小田幼稚的话逗乐了董事长。他随即一脸认真地说,“如果你出了名,可以到任何地方去。”

  于是,小田便跟着董事长走进东映电影公司,开始了他的电影生涯。他从一个小配角做起,经过多年的打拼,渐渐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大明星。1969年,他受聘于美国电影界,被邀请赴好莱坞出任电影《战火熊熊》的主角,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他的艺名叫高仓健,一个我们熟悉的电影明星。

  成名后的高仓健回忆道:“少年时代的我一直认为,幸福,在大洋的彼岸我一直这样想着,并且产生了一个念头:无论如何应该到美国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