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励志故事:北漂女青年的奋斗史

时间:2017-09-19 励志故事 我要投稿

  1、一无所有的青葱岁月

  2007年,我大学刚毕业,因为年轻气盛,放弃了一份别人看来不错的工作,只身踏上北上的列车。

  从此,开始了我的漫漫北漂生活。我相信,有许许多多的女孩和我一样,来到北京,身无分文,或者仅有够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当时我寄住在朋友家里,当然也是换了几个地方,一边投简历,一边找工作,一边找房子。因为北京的秋天很美,她让我对未来充满了无限遐想,以至于我很乐观地在没有安顿好之前就刷了信用卡买了一个分期免息的佳能相机,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数码相机。后来迫于经济压力和严峻的就业形势,勉强在一家小小的广告公司做了文案和翻译,并且找到了高中的同学一起合租,最多是八个人合租两房一厅,一个双人床上要挤三个人,沙发上也要挤两个人。大家一起买菜做饭,算下来一个月房租水电网费和伙食大概600块/人,我的工资在试用期只有1200,一个月以后涨到1500,然后是2000,公司还不给买保险和公积金。我从来就没有理财的习惯,加之自己的兴趣爱好广泛,也喜欢买些衣服、书籍,所以根本没存钱,有时甚至要负债,因为在05年我就申请了招行的信用卡。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青葱岁月虽然拮据,但是也有别样的乐趣,和朋友们去吃烤串肉饼,在三环的天桥上看滚滚车流,和中介斗智斗勇,午夜在无人的马路上奔跑……那样的生活我想这辈子是再无机会体验了,而当年合租的伙伴们也已踏上了各自的生活道路。

  好吧,变化是怎么开始的呢?因为人是不可能一直满足于现状的。我希望做语言或者对外汉语的工作,可无奈我的本科学位是旅游管理,管理学学士,加上不是在北京上学,很多公司——我们暂且认为他们的hr都是生活经历有限的人吧哈哈,除了清华北大基本上不知道别的学校,所以我要找到一个自己心仪的工作是很困难的。在那段灰暗间杂青葱的岁月里,理想之火还在隐隐燃烧,可是对于职业现状的不满又使我郁郁不得志,我常常感觉迷惘和惆怅,然而正是那段岁月我写了许多的诗歌,有一首还发表了,得了60块稿费。

  后来我在网上查到了一些课程信息,决定几千块钱去b校报一个对外汉语的班,这个专业在国内来讲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对于学术的渴望使我不顾财务状况,也不顾上班的辛苦,每周二、四下班后挤车去学校上课,周六也去。半年下来,我顺利通过了结业考试并且获得了证书,当然其他人也都通过了——可是最重要的是,在这半年里,我对于语言习得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到了08年的夏天,因为对部门总监的满腔愤怒,我决定辞职,当时我并没有想好后路,一边给人做英语家教,一边查了语言学研究生考试书目。我买下了那些书,并且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考研!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几乎没有攒下什么钱,仅在辞职时拿了一点工资加上家教的三千块,一共5000来块钱。但是青春嘛,没有这么一段还叫青春吗?

  2、辛苦的备考路

  辞职后,我每天除了偶尔的写作,就是看看《现代汉语》和《语言学》,因为有一个室友是开淘宝店的,因此白天都是我们两个在家。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可以有人聊聊天,坏处是她放的音乐严重影响我的学习效率。碰上她去动物园进货的那天,晚上大家回来,一群姑娘们就会抢着试遍所有的衣服。总的来说,这几个月还比较快乐轻松,而那几本专业书我也自信搞得不错。

  十月底,因为淘宝店老板娘曲折的爱情故事——可是她,决定要离开小伙伴们去广东江门追随他的夫君,而我们其他的室友,一对小情侣决定回湖南或去深圳发展,另外一男一女从朋友变成恋人打算自立门户,还有一个小姑娘因为不堪北京的压力打算去深圳投奔阿姨——于是我,这个最晚加入他们却必须要坚守到最后的姑娘,落单了。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当然我也可以选择和小情侣合租,可是一来我付不起房租,二来他们也不会舍远求近去海淀找房。于是我开始了一边备考一边找房的辛苦的日子,但是好在运气不算太坏,在学院路近北五环的一个三居室里,我看上了一间主卧,1200的月租让仅剩几千块的我大惊失色,二房东在主卧里安排了一个上下铺,并且把她的新同事找来平摊房租,而且那个女孩竟然和我是老乡,而且这个房子只出租半年,半年以后可以续租!没有比这再好的了,可见网上搜集信息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从此以后,每天早上我七八点起床去学校图书馆,晚上十点回房间睡觉。北京的冬天可真冷啊,夜里从车站到房间十几分钟的路程让我痛苦不堪。而白天呢,我为了省钱,常常吃白菜豆腐,并且舍不得买保温杯,只好把塑料杯子放在暖气片上——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我终于在一个深夜发了高烧,一个人去小区诊所打点滴的时候,还带着政治考研书呢!

  这样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如果不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我也必定没有这么大的决心。

  后来,我也找家里要了一点钱,当然不忍多要。

  2009年的1月,考完了,走出校门那一刻,华灯初上,我突然流泪了。

  3、等待的煎熬

  在等待分数和复试的日子里,我又一次濒临崩溃,各校复杂的分数线和录取机制就不赘述了。总之北语自己定分数线,而且分数出来很晚。我因此常常失眠做梦,同时也在找工作。当我知道自己的分数以后可b校是自己划线,于是我又开始了艰辛的调剂之路。我把北京所有的大学网站翻了个底朝天,把所有的相关信息写在本子上。是的,我想在读这篇日志的你可能也和我差不多,一定不是富二代或官二代,也许他们只需要爸妈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我们要花多少倍的努力才能换来呢?当然,这是我后来逐渐意识到的现实,当时的我还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呢。

  我跑了很多学校,打了很多电话,甚至还找到被保送到x校的大学室友帮我打听消息,去那里听音韵学的课,想让老教授对我有点印象。我去了a校,那个高中就是我的理想大学的地方,我去那里交了调剂申请表,招生老师很温和,但是并没有看我,只看了一眼我的申请表,问你本科不是这儿的?你也不是应届毕业生?你的希望很渺茫,你确定你还要申请吗?我心想我可是省下了饭钱打车来的,于是很坦然地告诉他,当然交了,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交。

职场励志故事:北漂女青年的奋斗史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