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告诉我们的成长指南励志文章

时间:2019-01-14 励志文章 我要投稿

  杨澜对我来说,仿佛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人物。因为她曾经主持过的《正大综艺》栏目,对我来说,早已成了过眼烟云;她当初执掌的香港阳光卫视,我到现在还没有目击过它的真容。所以杨澜对我来说,差未几是一张白纸,或者说,我对杨澜的印象,只是通过浏览她在清华大学的报告稿而促树立了一点可怜的理性意识。这使我对杨澜的"体认"好像少了一点自负。然而我乐意说出来,是想和大家一起来分享"说"的自由与实在的价值和意思。否则,这一刻,面对着娓娓而谈的杨澜,我好像找不到我"存在"的感到了。固然我说得可能很浮浅,也缺少活泼的亮色,然而我觉得作为一个人的存在,我在"说"。

  在杨澜大容量的主题演说中,我看到的不是呈现在电视节目中应景而语的"说者",因为在我早期的对《正大综艺》节目标一点粘稠的印象里,杨澜也不外是一个略微放开的主持人罢了,更多的是在"背"台词或者是在替别人做传声筒罢了。那时的杨澜跟众多的态度严肃的节目主持人没有什么两样。你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他们自己的语言,你看到的只是一个会谈话的肉身或机器。由于他们不自己的思维,即使有什么思惟,他们也不可能自在任性地说出来。他们说的,都是别人写好的讲稿,他们只是照本宣科的宣讲人。他们不能自由安排本人的语言,语言成为他们说话的道具。观众看到的只是一个发言人的形象。他们所说的话中规中矩,堂而皇之,一本正经,一副神圣的样子。他们吐出的词语刚劲,尖刺,充斥钝感,让你昏昏欲睡。

  所以杨澜谈到她的阳光卫视,就开端勃勃而博学。因为当年杨澜从央视"出奔",就意味着她背离或者抛离了在许多人眼里是一个稳固而体面的令人称羡的职位。从此她将面临一个私营团体随时可能存在的危险与瓦解。然而杨澜义无反顾地走了,走上了与一个宏大而稳定的体系破裂的途径。这象征着她将首创她富于传奇的人生。她将和阳光卫视同患难共命运。所以从杨澜的演讲里,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信息来证明我的断定。一是她对电视节目的深入懂得,她用大批的篇幅阐释她对主题节目的认识。她说得那么从容,那么俊爽,那么富有思想和个性。因为她所说的都是她自己亲自开创与实际的。她用自己的今天的"说"证实了她在阳光卫视的位置和作用。她说的就是她自己做的。她的欲望她的假想她的发明,都融汇在她的言辞里,所以她说得自信而真挚。另一点就是透过她的言辞,咱们可以看到作为阳光卫视的主将,她在承当着很多决议和失误所带来的隐伤。她对电视节目的奇特而至切的问思和悟解,特殊是对阳光卫视的经营情形一目了然,我们能够看出她对阳光卫视的身心浸润。只有一个对生活的细部深刻的人,才是一个取得对生活真实掌握的人。否则,他所做的所有都和他无关,或者说,事件的成败与荣辱都和他关系不大,那么,他就和他所做的事没有多少血肉依连。他也就感触不到自己的独破存在,他说的和他做的是两回事,所以口是心非也就不足为怪了。

  正因为杨澜始终一直地用"说"表明她存在的价值,所以那些听讲的清华学子才忍不住要问她:"你本来出过书,我想晓得您这种发问的素质是什么时候造就的,是大学的时候仍是工作当前?促使您胜利的才能和素质,有哪些是在学校里培育的?"我没有看过杨澜写的书,但是我能感觉到这位提问者所要表白的意思,那就是杨澜领有非统一般的"提问"素质。提问是比说话更高一级的说的技能,它是在平面的"说"中提炼出有价值的思考,这种思考姿态是培养一个人存在独立品德的主要前提。所以杨澜一听这个问题就来劲了。于是就说到她的特棒的英语书面语,并进而牵扯到教育,把美国和中国学生看待提问的不同表示抖搂出来。虽然这样的说法早令我们耳熟能详,但是从杨澜口中说出,我们依然感想到这绝非只是陈词滥调之调。因为这个看似平凡的话题,切实是涉及了我们教育中存在着的一个难以弥合的"伤口"。唯书本唯教室唯老师为核心的教育生态,唯测验习题唯分数的应试机制,唯背书唯谜底唯老师之话为条规的人格状态,教导出来的只会是一群书呆子。他们没有自己的语言,没有自己的思想,当然也就没有自己的抒发了。一个不会"说"的人,是不能向外界表明他的真实存在的。因为他早已习惯了活在前人或他人的"屋檐"下苟活着。一个民族的创造活气往往就是这么一步步泯灭的。

杨澜告诉我们的成长指南励志文章相关推荐